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媒體報道

鉀肥保供背后的國企力量

時間:2022-04-01     來源:農資導報

春耕備耕如火如荼,肥料保供至關重要。

日前,有關部門聯合印發通知,部署中國中化、中國農業生產資料集團、中國化工建設有限公司近期投放100萬噸國家鉀肥儲備,切實保障今年春耕期間農業生產需要。

下一步,國家還將根據國內外化肥市場形勢,積極采取增加國內生產、擴大進口、投放儲備、加強市場監管等一系列措施,促進國內鉀肥保供穩價。

在三大基礎肥料中,國內氮肥、磷肥都已經實現自給有余,唯有鉀肥例外。中國是貧鉀國家,鉀肥短缺曾經長期威脅著中國糧食安全。歷經六十多年,從當年完全依賴進口,到如今國產和進口各占半壁江山,鉀肥保供背后,凝聚著一代代人接續奮斗的智慧和汗水。

保供:糧食安全,不可無“鉀”

糧食安全,國之大者。作為農業三大基礎肥料之一的鉀肥,在其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

鉀可以提高作物抗逆性,如抗旱、抗寒、抗倒伏、抗病蟲害侵襲的能力。作物缺少鉀肥,就會得“軟骨病”,易伏倒,常被病菌害蟲困擾,因此鉀元素常被稱為“品質元素”和“抗逆元素”。

但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,保障鉀肥穩定供給,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……

鉀肥不像其他肥料原材料,資源供給與需求嚴重不對稱,且產能集中在少數幾個國家。

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鉀肥消費國,但卻是缺鉀國家,在過去相當長的一段時期里,我國鉀肥市場需求一直依靠進口支撐,這種局面長期威脅著國家的糧食安全。

為了改變中國農業耕地嚴重缺鉀和鉀肥產品依賴進口的局面,1958年,一群無畏的開拓者,挺進了浩瀚神秘的察爾汗,硬是靠艱苦奮斗、人拉肩扛,實現了中國鉀肥“零”的突破。

上個世紀90年代末,在“死亡之海”羅布泊,一群年輕的創業者用生命與激情喚醒了沉寂千百年的戈壁,經“十年磨一劍”的艱難歷程,摘掉了我國“貧鉀”的歷史。

隨著國內產能不斷擴張,我們在國際鉀肥市場上也擁有了話語權。在中國中化、中國海油等央企長期努力下,中國進口鉀肥持續保持世界鉀肥“價格洼地”的地位,為中國農業生產減少了大量的成本投入,也保證了國內鉀肥市場的穩定。

起步:扎根察爾汗鹽湖,結束新中國無鉀肥的歷史 

64年前的中國,農業需鉀,工業需鉀,鉀肥生產迫在眉睫。當時,有關專家在各地“尋鉀”,最終在柴達木盆地的察爾汗鹽湖找到了魂牽夢繞的光鹵石和珍珠鹽。

隨即,一個19人的開拓隊伍來到這里,十個晝夜后,他們生產出了10多公斤、品位在50%左右的氯化鉀產品。這10公斤鉀肥填補了新中國無鉀肥的歷史空白,也標志著鹽湖開發史邁出了堅定的第一步。

此后,察爾汗鹽湖的工作者們在青藏高原腹地克服了超乎想象的艱難生活,前赴后繼地投身建設。從1958年到1990年,歷時32年,青海鹽湖人以超人的膽識、勇氣、勤勞、智慧,奇跡般地完成了世界鉀肥強國上百年的發展磨礪,奠定了我國鉀肥工業的基礎,揭開了中國鉀肥工業的序幕。

經歷了64載的艱苦奮斗,當年荒瘠的察爾汗改變了模樣,現在的鹽湖渠道縱橫、水光瀲滟、塔釜林立??蒲泄ぷ髡呗耦^攻關打破技術封鎖,先后突破了大面積深水鹽湖田曬礦、光鹵石水采船、低品位鉀礦固轉液等關鍵技術,熟練掌握了五套鉀肥生產工藝。

緊跟第一代青海鹽湖人的腳步,第二代鹽湖人組建了青海鉀肥廠,建成了20萬噸鉀肥裝置,籌建了青海鉀肥二期工程,承擔了國家鹽湖資源綜合利用研究攻關。

秉承前輩的精神文化,第三代鹽湖人建成了100萬噸鉀肥項目、新增100萬噸鉀肥項目,建成了中國最大的鉀肥工業基地。

今天的察爾汗鹽湖實現了500萬噸鉀肥的年產量,穩居中國第一,世界第四。從一滴鹵水開始,察爾汗鹽湖發展成為世界鉀肥產業最為齊全的現代化企業集團,被業界譽為全國鉀鹽工業的脊梁和中國鉀肥發展的樣本。

幾十年來,由青海國資委監管的青海鹽湖股份與共和國共成長,鹽湖人肩負國家重任,隱沒荒漠邊陲,用血肉之軀、磐石意志讓“中國鉀”實現了從0到500萬噸的歷史突破,讓中國這個貧鉀國在全球鉀肥市場中占有了一席之地。

壯大:挺進“死亡之海”羅布泊,邁入世界硫酸鉀生產大國行列 

除了察爾汗鹽湖,另一個改變鉀肥行業局面的產業基地,來自戈壁上的羅布泊。

羅布泊位于新疆東南部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,曾被人們稱為“死亡之海”。從衛星云圖上看,它還有一個好聽的名字——“地球之耳”。 

20世紀90年代末,新疆羅布泊發現了世界上最大的硫酸鹽型含鉀鹵水礦床,在大地深處有豐富的鉀鹽資源可以做鉀肥。

懷抱“讓中國農民用上全世界最優質的鉀肥”的愿望,1999年冬,國投羅鉀的創業者們挺進生命禁區,扎根于羅布泊腹地,向“死亡之海”要財富。

發現了鉀礦,并不代表能馬上變成鉀肥。羅布泊與世界上其他鹽湖不同,這里鹵水資源中鉀、硫比例嚴重失衡,開發難度異常之大,在全世界都沒有可借鑒的經驗,有外國專家聽了直搖頭,說不可能在這樣的環境下生產出硫酸鉀。但就是在這樣條件異常惡劣的戈壁環境中,科研人員經過一年多反復試驗攻關,成功利用羅布泊地下鹵水生產出硫酸鉀的主要原料——氯化鉀,解決了羅布泊鹵水鉀、硫比例嚴重失調的難題,并攻克了用微咸水代替淡水生產優質硫酸鉀的關鍵性技術。

2003年7月,第一袋“羅布泊”牌硫酸鉀產品問世。2006年,國投羅鉀達到了年產8萬噸硫酸鉀的生產能力。

2008年11月18日,國投羅鉀年產120萬噸鉀肥項目建成并一次性投料試車成功。這是完全由中國自主研發、自主設計、自主建造、自主生產,具有完全的自主知識產權的項目,標志著我國正式邁入世界硫酸鉀生產大國的行列。

到了2012年,羅鉀硫酸鉀年產量已經達到137萬噸,成為世界最大的硫酸鉀生產商。

在鹽湖股份、國投羅鉀等幾代國企人的努力下,中國鉀肥自給率由上世紀末的不足20%提升到了如今的50%以上,還打破了貿易壁壘,讓中國在國際鉀肥市場有了話語權。

雖然我國的鉀肥自給率在逐漸提升并趨于穩定,但面對龐大的市場需求,每年仍有800萬噸左右需要通過進口來滿足。然而,如果我們對進口鉀肥沒有足夠的定價權,將直接危及到中國億萬農民的溫飽問題,因此,鉀肥進口的過程也充滿了博弈。

進口:保持“價格洼地” ,有效保障國內供應

2005年底,我國建立了鉀肥進口價格談判機制。作為中國進口鉀肥談判小組主談企業成員,中國中化旗下先正達集團中國作物營養業務單元(簡稱“中化化肥”)中國海油旗下中國化工建設有限公司(簡稱“中化建”)秉承捍衛國家利益的精神,憑借豐富的國際商務經驗和專業能力,利用國內鉀肥產能等議價條件掌握主動權,與國際供應商開展談判,使得中國進口價格連續多年處于全球鉀肥“價格洼地”,保障國內市場化肥需求,有效降低國內農戶的用肥成本。

在多方各種努力下,各國優質鉀肥產品源源不斷進入到中國市場、服務于中國農業。

值得一提的是,2021年4月3日,中化化肥進口的來自約旦阿拉伯鉀肥公司APC載貨量達9.0萬噸鉀肥的Double Pride號輪船抵達中國港口連云港,創造了中國及全球歷史上化肥最大載貨量紀錄。

此外,鉀肥的戰略儲備,對于增強供應能力、增加談判籌碼也具有重要作用。

2009年,中化化肥根據國內外供需和市場情況,呼吁建立鉀肥戰略儲備。經過政府部門論證和企業討論,2014年,鉀肥國家戰略儲備正式建立,中國中化成為主要承儲單位。幾年后,中化建也加入了承儲隊伍。

作為主要承儲單位,相關央企一直保持規定數量鉀肥庫存,并通過輪入輪出的形式平抑市場價格異常波動,提高我國鉀肥整體調控能力,提升在談判時的話語權,有力保障了糧食生產和農業安全。

面對2022年春耕化肥保供任務,相關央企提前謀劃,積極推動鉀肥進口大合同談判。2022年2月15日,中方談判小組與加拿大鉀肥公司(Canpotex)就2022年鉀肥年度進口談判達成價格一致,合同價格為590美元/噸 CFR,使我國繼續保持了世界鉀肥“價格洼地”的地位。在疫情與國際供需形勢等背景下,這一成果顯得殊為不易,為春耕保供及全年糧食生產打下了堅實基礎。

談判價格達成后,中化化肥、中化建積極與各家供應商對接具體采購合同,爭取早日到貨,補充國內供應,同時有序釋放春耕肥儲備,全力保障春耕期間復合肥穩定供應市場。

除積極引進全球優質鉀肥資源,全力支持國產鉀肥產能提升,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外,中化化肥還深入田野阡陌,通過舉辦科普講座專欄、種植技術培訓開展試驗示范和田間指導等服務廣大農民,推進平衡施肥、科學種植,提高鉀肥利用效率,并不斷創新服務方式,為廣大農戶送去豐收。

小小化肥關系著大國糧倉,無論來自艱苦卓絕的高原荒漠,還是唇槍舌劍的談判桌,每一粒鉀肥背后,都凝聚著一代代國企人的心血汗水。

久久综合色一综合色88中文,亚洲 图 色 欧美 另类 小说,亚洲 欧美 卡通 清纯 制服,无遮无挡试看120秒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